9期

冰雪产业开拓者—潘德君--潘德君

访谈导读:

《对话滑雪人》一书定位是一本文化性书籍。意在加速形成和传播滑雪文化,引发社会大众对滑雪运动的关注度,让人们了解滑雪,进而接触滑雪爱 [详细]

精彩观点

专家简介
杨扬:享受运动 让人生拥有更多可能(奥运·人生)--
编者按奥运赛场曾留下他们的高光时刻,退役之后他们踏上新的征程。赛场如人生,浓缩喜怒哀乐;人生似赛场,总有挑战在前。人民日报推出奥运
访谈内容

编者按

奥运赛场曾留下他们的高光时刻,退役之后他们踏上新的征程。赛场如人生,浓缩喜怒哀乐;人生似赛场,总有挑战在前。人民日报推出“奥运·人生”栏目,讲述奥运选手退役转型后的经历与感受,和读者分享体育精神在他们生活中的延伸。
 

杨扬:1976年出生于黑龙江省。1984年开始练习滑冰,1995年入选国家短道速滑队,获得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和1000米两项冠军,是中国首位冬奥会金牌获得者。2006年8月退役。
 
 
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副主席、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主席、“冠军基金”创始人,当然,还有中国冬奥首金获得者……该怎么称呼她呢?
 
“就叫我‘杨扬’。”
 
不用任何头衔“限定”自己,正如杨扬面对生活的态度,“不要给人生设限,否则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潜力。”2002年2月拿到冬奥冠军,是她曾经的人生高度,但人生的宽度不过就此刚刚展开。旺盛的精力、无所畏惧的勇气、永不衰减的好奇心,还有爽朗的笑容,伴随她从运动员走向更广阔的人生舞台。
 
杨扬在第五届世界反兴奋剂大会上当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副主席
 
“只有迈向不同的领域,才能知道究竟哪一项工作让你心潮澎湃。” 竞技岁月经历的无数困难培养了杨扬乐观进取的态度。这些年来,尽管头衔在不断变换、增加,她总是保持着一颗好学的心。从自我成长到帮助他人,从扎根社区到投身公益,从助力冬奥到国际发声……杨扬一直在变,杨扬,也始终没变。
 
 始终保持乐观进取的人生态度
 
和很多运动员一样,退役那一刻难免有对未来的迷茫。杨扬当然也经历了这样的心路历程,她的心得是,提前规划对运动员的人生选择至关重要。
 
1998年长野冬奥会,中国短道队成绩欠佳,失落的杨扬甚至想到了退役。“那时候就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也开始考虑退役后要做什么。”那年夏天,她联系了澳大利亚短道速滑队前去训练,并在当地的语言学校学习英语。
 
杨扬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合影
 
澳大利亚短道队都是业余训练,身边的一个运动员可能还是个卡车司机,他们每天凌晨四点要到场馆浇冰、摆上垫子训练。看到这些,杨扬意识到自己一路走来的幸运,也重燃对短道速滑的热爱。
 
1999年,杨扬开始参与国际滑联运动员委员会的工作,从听不太懂会议内容,到大声说出自己的想法,她经过了艰苦的努力。更重要的是,她真切感受到,“要在国际组织里发出中国的声音。”
 
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杨扬接连夺得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和1000米两项冠军,实现了中国冬奥历史上金牌“零的突破”。随后她选择了退役,读书是第一选择。无论在清华大学,还是在美国犹他大学,杨扬都如饥似渴地学习新的知识。当她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复出,再度站上赛场时,已经拥有了不一样的心态,“对未来有畅想,会让我更加珍惜眼下的职业生涯,会为在冰场上的每一刻竭尽全力。”
 
 
带着一枚都灵冬奥会铜牌,31岁的杨扬正式退役。没有遗憾,她迫不及待地拥抱新生活。
 
十几年来,在国际体育组织、特别是担任国际奥委会委员的八年经历,让杨扬更为成熟,“想要在国际舞台上真正拥有话语权,你就要参与其中。投入得越多,才能得到更多表达机会。”2009年参与申办南京青奥会时,杨扬还显得有些青涩。到了申办北京冬奥会时,她已经掌握了国际化的话语体系和沟通方式,“这让我能从容面对各种挑战。”
 
 
为退役运动员转型提供培训和指导
 
奥运冠军的身份给退役后的转型带来不少机会,但杨扬坦言,也会无形中增加期待值,所以,“首先需要摆正心态,去努力了解和适应训练馆之外的世界。”
 
2011年,杨扬发起成立了“冠军基金”,这是一个为运动员告别赛场后进行就业培训和指导的公益项目。眼下虽是疫情期间,“冠军基金”的培训在线上开展得如火如荼,无论培训讲师还是运动员,都收获满满。
 
“和以前相比,现在的运动员退役时更想迈入社会寻找未来的方向,主动学习的意识也在提高。”杨扬感慨。运动员的拼搏精神、抗压能力和执行力其实是职场上宝贵的素质,而文化水平较低、面对新的领域能力不强的短板,完全可以通过学习补足。
 
杨扬参加2022冬奥会倒计时1000天活动
 
2011年以来,冠军基金服务的运动员已超过5000人。随着青少年体育培训市场的红火,“冠军基金”自主开发了儿童体适能培训,除了具体技能课程,还包括儿童心理、营养、伤病防护等,成为现在最受欢迎的培训内容。
 
“现在运动员的思想越来越开放,对他们的培训和指导应该前置,在役时就可以帮助他们树立职业规划意识,系统引入相关课程,为后续的职业发展打下基础。”杨扬说,一些时间管理、运动科学、心理调适的课程其实对他们在训练和比赛中的发挥也很有帮助。
 
杨扬在国庆70周年彩车游行中与其他运动员代表合影
 
杨扬觉得,解决退役运动员的转型问题需要全社会参与,体育部门、教育部门、社会组织和公益机构应当密切合作,在培训指导、资源提供和岗位对接上形成合力。
 
让青少年体验冰上运动的魅力
 
除了投入退役运动员培训和指导,冠军基金还在社区体育领域发力。“我们特别希望在社区里给青少年提供运动保障。儿童友好型的社会,应该是文明进步的一个标尺。”杨扬表示,这次疫情也让全社会提升了对健康和运动的重视,“如果孩子们从小能养成运动习惯,他们的规则意识、团队意识、挫折意识和领导力意识都会得到锻炼,这都将是一生的财富。”
 
2013年,杨扬在上海创立了飞扬冰上运动中心,她希望更多青少年可以在专业场馆里体验冰上运动的魅力和快乐。如今,俱乐部长期训练的青少年已经超过1000人,拥有八支冰球队,200多人练习花样滑冰,还包括短道速滑和队列滑队伍。同时,通过与20多所学校合作“冰雪进校园”项目,上万人次的学生在这里感受到了冰上运动的乐趣,写下了“北冰南展”的生动实践。
 
“在俱乐部里,最幸福的时刻就是看到孩子们出成绩。”杨扬说起孩子们,如数家珍。现在,俱乐部培养的多位选手已经入选了国家队和国家青年队。听到家长们反映孩子通过坚持运动养成了更好的习惯,变得勇敢而坚韧,更让杨扬欣慰。
 
2018年底,杨扬率领中国青年代表团赴印度进行友好访问
 
冰雪运动在中国正蓬勃发展,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举办让越来越多的孩子参与到冰雪运动中来。“参与人群越多,自然会有越多人才涌现。一些项目的市场化开拓给俱乐部培养专业人才打下了基础。”杨扬表示,“首先要建立一个合理的培养机制,给俱乐部提供足够动力,还需要给孩子升学保障和足够的比赛机会,将体教结合落到实处。”
 
如今,社会化俱乐部也在承担起培养竞技体育人才的任务。但是,没有顺畅的上升渠道,很多有天赋的孩子在中学就会慢慢消失,这让杨扬颇为遗憾,“社会俱乐部培养人才的模式还有很多空白亟待填补,需要多方政策扶持。”
 
在杨扬看来,体育的价值属于全社会。“一个健康的社会,需要体育扮演重要的角色。”未来,杨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为更多人参与运动创造条件。“学会享受体育,你的人生也会有更多可能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