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期

冰雪产业开拓者—潘德君--潘德君

访谈导读:

《对话滑雪人》一书定位是一本文化性书籍。意在加速形成和传播滑雪文化,引发社会大众对滑雪运动的关注度,让人们了解滑雪,进而接触滑雪爱 [详细]

精彩观点

专家简介
王磊——中国单板第一人滑雪30年的“恩怨情仇”--
提到单板滑雪,王磊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王磊很多雪友觉得他就是一个传说,是那个传说中,第一个玩单板的人,是大名鼎鼎的中国单板第一人,
访谈内容

提到单板滑雪,王磊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 

 
 
 
 
王磊
 
 
 
很多雪友觉得他就是一个“传说”,是那个传说中,第一个玩单板的人,是大名鼎鼎的“中国单板第一人”,“pro”,“大神”。早期玩单板的一批人,除了看过他的单板教学视频,还有可能在红牛南山公开赛上目睹过他的风采,他是第一个参加红牛南山公开赛的中国滑手,且连续十年参赛。
 
 
 
“中国单板第一人”是雪友们给王磊贴上的标签,可标签之下,属于王磊的精彩故事,远不止此。 
 
 
 
与雪结缘
 
 
 
和大多数男孩子一样,王磊从小也属于活泼好动的那种类型。按他本人的话就是:“小时候比较淘,哪儿都上。” 王磊说这是灵活,可是他妈妈大概不这么认为。 王磊告诉极限时间,小时候妈妈曾一度以为他“有病”,在一次身体检查中,还特意问了医生:“您看这孩子,是不是有多动症?” 
 
 
 
不过,活泼也有活泼的好处,年仅7岁的王磊,当时被一所体校看中,拉走去练习体操项目。上午上学,下午去体操馆训练,从7岁到11岁,五年,日复一日。当时的王磊,从未想过将来有一天自己会和滑雪紧密联系在一起,他对滑雪的印象,还只停留在看妈妈比赛的照片。
 
 
 
王磊的母亲曾是吉林市滑雪队的运动员,王磊小时候还从仓库的库房中拿出过竹子做的陈旧滑雪板,在东北的冬天尝试滑行。只不过那时,他对滑雪的想法大概就是好奇和新鲜,成为滑雪运动员的这件事,想都没有想过。而在一次测试中,王磊与滑雪神奇相遇了。王磊把它称为“老天的安排”。
 
 
 
1988年,八一滑雪队的教练带着队员来到吉林测试,招生。在滑雪队的测试中,借用了王磊他们练习所使用的体操馆,王磊的“试训”机会,就是在体操教练和滑雪教练的谈话中“谈”出来的。
 
 
 
“体操对滑雪这项运动会不会有一些帮助?”王磊当时的体操教练欧晓刚对滑雪教练介绍道,“我这有一个运动员,体操成绩不错,也拿过很多省内的冠军,要不你看看他行不行?” 从体操课堂里被叫出来的王磊,给滑雪教练展示了单杠、双杠、跳马、蹦床等等运动项目。
 
 
 
灵活、领悟能力强的王磊一眼便被教练选中了!“教练也很喜欢我,当时就联系了家长。”王磊说。
 
 
 
1988年10与5日,王磊清楚记得这个时间,这是他进入八一滑雪队的一天,也是正式与雪结缘的一天。带着未知,他在这片全新的领域,开启了自己人生的新篇章。只不过当时的他可能没有想过,“偶入”滑雪会改变他的人生轨迹,滑雪更会成为他一生的事业,而且还有后来林林总总的“恩怨情仇。”
 
 
 
“开道人”
 
 
 
与王磊同一批进入到八一队的队员,基本上都还在念小学,王磊当时11岁多一点,刚上五年级。加上刚进队时身高只有1.37米,一度被其他运动员当作是某个家属的孩子,压根儿没把他当成滑雪运动员。只比王磊大一岁多的王双龙,当时身高比王磊高了近一头。
 
 
 
在练习跳台滑雪前,这些十几岁的小运动员们,需要在教练的带领下,亲自修整雪道,而在每一次滑行训练前,还需要一位“开道人”。
 
 
 
什么是“开道人”?
 
 
 
“开道”重要性不言而喻。简单地讲,就是第一个“飞出去”的人,他需要第一个在修整好的雪道上滑行,滑得够正、够直才行,这个道开好了,后面的运动员才能更好得跟着你的滑行轨迹来走。
 
 
 
如果“开道”足够顺利,轨迹足够平整与笔直,那么这个场地基本可以维持保证一周左右的训练。虽然年纪小,但当时的王磊已经是队里的佼佼者,无论是运动能力,还是胆量。年龄最小的王磊,成为了每次训练的“开道人”。
 
 
 
胆子大,滑行稳,每次开道后的效果也好,使王磊“开道人”这个角色日渐稳固并被大家所信服,除了每次的“开道“,平时的练习也是由王磊打头阵,这也逐渐成为队里约定俗成的惯例。 从一个被误认为是某个家属孩子的小个子,到成为训练场上的开道人,王磊在滑雪方面的能力和天赋也逐渐显露。
 
 
 
不过竞技体育,自然还要拿成绩说话。
 
 
 
崭露头角
 
 
 
1988至1989雪季,那是王磊进入八一滑雪队的第一个雪季,从基本的控制雪板开始学起,学会基础滑行后,才可以进入到自己专项练习,比如跳台滑雪、空中技巧等。 在短短1个月的基础学习后,王磊便慢慢开始跳台滑雪的练习,5米、10米、15米……高度逐渐上升,而在练习的过程中,也是备战比赛的过程。
 
 
 
1个月时间学习滑雪,1个月时间学习跳台滑雪,随后,就开始参加比赛。
 
 
 
1989年2月份,全国青运会,这是王磊参加的第一个与跳台滑雪相关的专业赛事,面对的对手基本有两三年练习、比赛基础的滑雪运动员。在任何时代,这样的短时间内学习、训练、参赛,无疑都有些“超速”。“一般运动员,很难这么快就去参加这样的专业比赛”,王磊说。在那次比赛中,王磊取得了第6名的成绩,随后又在1990年参加了4年一届的全运会,要知道,那才是他刚刚学会滑雪的第二年。
 
 
 
王磊就这样一直高速前进着。
 
 
 
“很快就进入到一个比较专业的水准,然后每年围绕着全国锦标赛和一些其它的赛事进行训练。”
 
 
 
王磊向极限时间透露,当时教练本是打算让他借助此前练习体操的优势,培养他成为一名空中技巧运动员,跳台滑雪是用来过渡打基础的项目。但没想到,王磊成为了跳台滑雪和空中技巧的双料运动员。
 
 
 
那段时间,王磊不仅要参加跳台滑雪的比赛,还要参加空中技巧的比赛,同时还要兼顾这两项的训练。他也成为了全国“兼项”运动员第一人。
 
 
 
 
 
 
双料运动员
 
 
 
与跳台滑雪一样,王磊在练习空中技巧前,对这个项目的认知度为零。别人用两三年的时间打基础,王磊几十天就学会了穿着雪板“翻跟头”,而且他翻转“一周”的动作被大家公认是最标准的,很快两三天过去,他又学会翻转“两周”的相关动作了。
 
 
 
此前练习体操的裨益在这时候开始显现,身高和力量的不足并没有影响到王磊,相反,可以让他更快的学习技术动作,使他的技术动作更加灵活、稳健。凭借着出色的运动水平,王磊还在1991年的夏天得到了国家队的征召,可以得到更加专业的训练,并有机会踏上国际赛场。
 
 
 
飞速前进的王磊,运动生涯一片光明,自己更是乐在其中:“我不怕冷,而且很喜欢这项运动带给我的感觉。那时候上了雪就跟疯了一样,教练叫都叫不回来的那种。”现在回想起来,他仍然十分享受那段时光,那几年,滑雪带给他的感觉一直是兴奋的。
 
 
 
只不过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来,运动成绩如日中天的王磊,在一次训练前的“开道”中,意外受伤了。
 
 
 
危险就发生在一分钟
 
 
 
那是一次出乎意料的受伤。事故没有发生在危险的“腾空”和“落地”过程中,而是发生在滑行的助滑雪道上。 “一般助滑道是不会摔的,但我当时就在助滑道上摔了。”
 
 
 
摔倒后的王磊,身体不受控制,整个身体飞速撞上了左侧的护栏,撞击的同时,左臂连带肘关节,直接“插”进栏杆的缝隙之中。
 
 
 
“速度很快,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吧,又有一个折回、抻拉的过程。”
 
 
 
关于他本人的记忆到此为止,至于自己到底是如何摔倒、受伤后现场的情况、救助的情况以及受伤的原因,都是后来从队友和教练员口中得来的。
 
 
 
“我是在直线滑行的一个情况下,突然出现了一个转弯,并不是我想躲避什么,就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跑偏了。”至于为何会出现“跑偏”的情况,王磊表示大概率可能是当时场地的原因。
 
 
 
由于当时训练条件有限,跳台滑雪的场地是需要教练员和队员们亲自去休整和维护的,过一段时间就需要添加新雪,重新修整后再训练。当时的季节是2月底,早晚已经有一定温差,白天气温高,夜晚气温低,这就导致了雪质的变化。再加上新、旧雪的混杂,场地中可能出现的一些杂质。
 
 
 
“我在滑行的过程中,突然脚下一涩,重心向前倾斜,那一瞬间,雪板就转弯了,结果就是我直接撞上了护栏。”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前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所有人都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王磊对当时那一分钟的印象只有:“感觉一偏,咚一下就撞上了,停下来之后本能反应活动一下腿,脚没断,那就没事儿。”
 
 
 
回过神儿来的王磊本能的想站起来,但他发现,站不起来了。“我当时感觉到左手有一个严重牵拉后,神经被‘拉’断了。左手从肩部开始,完全没有知觉了。”
 
 
 
“当时衣服都没破,就是手套掉了,但是一直在渗血,肘关节流血,腋下也在流血,很快地面就是一大片血。”王磊的肱动脉断了!动脉断裂,带来的就是大出血,如不能及时止血,则会危及生命。
 
 
 
与此同时,从助滑道上方跑下来的队友和教练,看到这一景象也懵了,想着赶紧去叫人,找医生。“当时哪有什么医生。再加上情况特别急,找人找不到,担架也没有,我摔倒的地方落差也很大,差不多几十米。当时也没预想过如果运动员受伤了,需要担架抬到驻地这样一个情况。”
 
 
 
情急之下,不知道谁出了个主意:“自己做个担架吧!”随后,运动员的雪板就变成了担架,一副雪板,变成担架左右两边的支架。所有人的滑雪服都脱下来,七八件滑雪服的衣服袖,横系在雪板上,人躺在雪服袖上,变成一副简陋的“担架”。
 
 
 
雪鞋的鞋带也变成王磊的止血带,拴在了王磊的腋下。就这样,在担架没有支撑的情况下,王磊被“窝”着抬了下去。 
 
 
 
十来个人,要抬着担架要爬将近30度的坡,还要尽可能顾及王磊的疼痛感。好不容易运送到医务室,而医务室的条件简陋到几乎没有任何可以处理王磊伤病的用品……
 
 
 
如果要在这惨烈的事件中找到一件幸事,那么便是王磊幸运的遇到了当时的南极科考队。“当时我们在亚布力训练,亚布力的训练场地也是南极科考队的训练场地,他们刚到一两天吧。然后他们的队医正好有一些急救的装备,然后才过来给我止血。” 
 
 
 
失血过多的王磊当时已经处于一种半清醒的状态,教练要找车往县医院送,医生建议:直接送大医院吧,长时间失血会导致肾衰竭,甚至有生命危险。当时半清醒的王磊可能应该想不到,到医院120公里的路开了8小时,自己人生中还第一次经历了直升机救援……



120公里开了8小时
 
 
 
王磊被抬到一辆轿车的后座上,蜷缩地躺在一名运动员腿上。司机不知道王磊受伤的严重性,在开车去医院的路上看到了一只狍子,竟然停下车,从后备箱里拿出来猎枪,试图打下那只狍子。
 
 
 
那是一个还可以打猎的年代,可惜狍子跑得太快,没打中,司机便回来继续开车,把王磊送到了县城。离部队大医院最近的地方在牡丹江,当时的县城离牡丹江大约有120公里,放到现在走高速也就1、2个小时的路程,可在当年,却整整开了8小时。 
 
 
 
往牡丹江开的车换成了一辆中型客车,虽然空间大了,王磊可以不用“窝”着躺,可也只能平躺在客车内的过道中。刚开到收费站,第一个意外就来了,客车驾驶员没有驾驶证,车被拦了!他们只好在检查站等第二辆车,这一等,将近两个小时过去了。
 
 
 
重新上路,省道上都是大型车,道路结冰,还时不时遇到堵车。队友们只好轮流下车,和前面的司机说明情况,给王磊打通了一条“生命通道”。
 
 
 
上午十点半受伤,王磊被送到医院时,时间已过去8个多小时。“我那时候的状态就已经很危险了,当时医生看了我的情况,了解了前前后后花费的时间,直接就说,要保命,就要截肢。”那时候的王磊,15岁。 
 
 
 
直升机救援 
 
 
 
教练一听,腿软了,除了恳求医生尽量保住手臂,也再无他话。随后便将王磊的情况请示给了上级。
 
 
 
军区部当时听到了这个消息,十分重视,马上给当地医院下了命令:集中全部医疗资源进行抢救! 又要保命,又要保手臂。
 
 
 
手术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接血管,为保证血管顺利流通,医生们还在王磊右腿截取取了一部分血管移植到了左臂。 王磊是第二天下午才逐渐恢复意识的,他告诉我们,当时他的左臂完全是黑紫色的,但还算幸运,胳膊算是保住了。
 
 
 
命保住了吗?还不确定,需要转到大医院,才能断定血管接通的情况。随后的王磊,又被送去了沈阳军区总医院。 王磊告诉我们,在自己几个小时的手术过程中,军区部长一直在外面等着,并且要求医护人员每20分钟报告一次进展、计划和实施效果如何。
 
 
 
同时,王磊从牡丹江转到沈阳军区总医院,是军区第一次使用直升机运送伤员。血管接通情况不错,王磊保住了命,也保住了手臂。时至今日,王磊仍然感恩当时部队对自己伤情的重视。骨折,手臂上有多处钢钉,还断了两处神经。即使这样,王磊告诉极限时间,当时的他心态很简单:受伤了,养好了,回去继续训练,参加比赛。
 
 
 
“我那时候想得就是,我是跳台滑雪运动员,还是空中技巧运动员,又是在上升期,没理由停下,受伤总会好的,然后继续去训练比赛就行了。那时候想得太简单了。” 4个月后,王磊转院到北京,继续后续治疗。从受伤到回队,两年不到的时间,王磊经历了7次手术。
 
 
 
按他的话说就是:“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手术、康复很痛苦,没事,我可以忍,只要你能让我赶紧回去训练就行。”没有害怕,也没有痛苦的感受,只有纯粹迫切想归队的心情。
 
 
 
王磊是幸运的,能在如此严重的受伤后还能恢复,并且现在还有如此优秀的运动能力;但他也是不幸的,因为事情的发展,确实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15至17岁,别的孩子在上学念书,别的运动员在训练参赛,王磊只能在医院度过,进行着重复而漫长的康复训练。而在那段有些“灰暗”的两年康复期,一直陪伴王磊的,是他的母亲。
 
 
 
王磊说:“在恢复那两年,母亲在工作上一直不断的请假,整个康复过程基本都陪在我身边。包括后面重返赛场,都离不开她的鼓励和支持。”其实出于的孩子的爱,王磊的母亲大概并不希望他重返赛场,继续从事这项在她看起来已经有些“危险”的运动。
 
 
 
但王磊笑称,自己属于比较“倔”的那一类型,无论是康复训练,还是重返训练场、赛场,父母都一直默默支持着自己的一切决定,那时候,父母是王磊身后最坚强的后盾。母亲的陪伴,教练的鼓励,以及自己的努力,第八届全国冬运会,17岁的王磊获得了重返赛场的机会,得到了第二名的成绩,当时的他,仍然认为自己的运动生涯可以这样继续下去。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训练和比赛成绩方面,王磊和其他队友的差距逐渐被拉大,但他觉得这并不是他能力的问题。
 
 
 
国家队运动员的选拔,是通过一次比赛完成的,前四名入选,跟随国家队,得到出国训练的机会。国外训练条件比国内好一大截,运动水平比国内的运动员高一大截,水平高,那么在下一次的比赛选拔中,他们还会是前四名。
 
 
 
如此循环,王磊和他们的差距愈拉愈大,王磊也向教练争取过出国训练的机会,无疾而终。他告诉极限时间,那段时间,他看不到任何希望,“没有奔头了。” 
 
 
 
伤病给他带来的阴影、康复时的“遭罪”等等问题,在这一时刻好像突然爆发了,自己不再是15岁的那个单纯少年,那个时候十八九岁,本就还是一心傲气的小男孩,也不像成年人有优秀的自我排解能力。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被这样对待。
 
 
 
他愈发觉得这里已经不适合自己了,“不公平”与“残酷”是他给我们的两个形容词。他决定离开了。
 

 
 
 
单板,我的菜!
 
 
 
“那之后,我特别憎恨运动跟竞技,就是你再也别和我提这些事儿。我就好好的回地方,融入社会找工作吧。”生活的困窘从来不会幸免任何人。即使你之前是再优秀的运动员,离开了运动队,那么你就需要独立生存。 
 
 
 
王磊告诉极限时间,离队后自己干了很多事情,两三个月的时间,烤串、打杂、推销……没地儿住,就住在地下室的小床。王磊再次踏入雪场,是第二年去亚布力风车山庄。不过不是双板,是单板。
 
 
 
退役后的第二年,王磊去亚布力看一个朋友。在亚布力雪具租赁处,看到单板的王磊当时就想:嗯,这是我的菜!此前,王磊告诉极限时间,他只是在视频中看到过单板滑雪,只不过当时的他就想:“要是有一天能玩这个就好了。”
 
 
 
随后,那些“再也不碰雪”的想法在单板面前似乎不值一提了,王磊成为了亚布力的双板滑雪教练,也开始了自己的单板之路。“要是没碰见单板,雪我都不想碰,更别说来当教练了。”
 
 
 
“板子是硬固定器,穿得是高山滑雪鞋。不管你之前有没有滑雪经验,站上去都不会控制,毕竟单板和双板是完全不一样的。” 
 
 
 
当时试图玩单板的人很多,只不过大部分人都是:穿好板,滑下来,摔一跤,不滑了。王磊和他们不一样,王磊一直滑,滑十天尾巴骨断了,床上躺十天,起来继续滑。这或许就是单板的魅力?还是王磊本不该和雪分开的缘分? 
 
 
 
滑单板的前四年,王磊就是靠着自己的理解去学习和练习,2001年来到北京,与Steve结缘,才算系统的学习了单板。
 
 
 
如果我是单板第一人,那Steve就是单板教父
 
 
 
Steve这个名字,相信很多雪友并不陌生,王磊告诉我们,如果他是中国单板第一人,那Steve就是中国单板教父。
 
 
 
Steve把单板教学系统的带进了中国,那时Steve在南山做中奥单板学校,王磊和三四个人一起,系统的学习单板,学习单板教学。也是在那个时候,王磊意识到:如果你想去教别人,想去影响别人,那么首先要提升自己。 
 
 
 
南山是王磊单板滑雪成长的地方,连续参加南山公开赛,令更多人认识、了解了王磊;与Steve和一些外国滑雪朋友的相处,让王磊更早的感受和了解了滑雪文化、单板文化以及单板公园的重要性。
 
 
 
我就是一块垫脚石
 
 
 
如果说辽宁是王磊成长的第一故乡,那么北京南山就见证了王磊的第二次成长与飞跃,“在南山我接触了国外的教学理念,包括了解了单板公园的重要性。“那时的王磊,通过长时间的实践和高超的运动水平,教别人如何滑单板已经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但对他来讲,更重要的是了解和汲取更多的单板文化。
 
 
 
单板的魅力到底是什么?单板滑雪真的这么好玩吗? 王磊拿他自己给我举了个例子:“比如我,之前从事滑雪运动,后来变得那么憎恨着这个运动,但看见单板都会一下就被他吸引,单板滑雪的吸引力太大了。”
 
 
 
王磊想把单板滑雪的快乐分享给更多的人,但在他看来,无论是教学还是推广,第一步永远都是提高自己。滑行能力怎么样?动作姿态怎么样?动作难度又是多少?“你必须要提升自己,你才有能力去教别人,才有能力去推广。”
 
 
 
“大家为什么叫我“第一人”,首先是因为我是第一个在国内玩单板且玩得不错的;其次是我一直在从事这项运动,并且认真的去了解和推广单板运动和单板文化,包括其背后的体育精神和文化,我希望传递给更多人。“ 作为中国单板的领军人物,王磊先后参加了近十次“红牛南山公开赛”;并在第八届红牛南山公开赛上实现了中国选手历史性的突破,成为第一个拿到TTR积分,进入决赛的中国滑手;成为中国首个职业赞助滑手;第一位代表国际品牌参加国际性赛事;两度参加新西兰公开赛;直至今日,作为TheNorthFace旗下的运动员,王磊仍在推广着单板滑雪。
 
 
 
王磊身上有太多的“第一“,尽管他早就成为中国单板的一面旗帜,但王磊告诉我们,“我只是这个时代的产物,早期单板发展得比较慢,也比较困难,很多东西是我先开始尝试,然后再去改进、推进。我就是一块儿垫脚石,让别人‘踩’着走。”
 
 
 
对于大部分新生代滑手来说,王磊是他们的心中的标杆和偶像,他们也会“踩”着前辈给他们铺好的路,去感受单板无穷魅力。铺路,也要开“新”路,王磊告诉极限时间,近三年,他的工作重心在新疆。
 
 
 
之前,王磊每年会去新疆参加一些业内活动和比赛,而从帮助新疆丝绸之路滑雪场修建、设计Bigairbag四季训练场地的机会开始,王磊决定彻底走进新疆,开辟一条“新”路。 “新疆位于中国的西北部,是人类滑雪的起源地。在自然条件方面,新疆有许多东北没有的高山,比如天山山脉,其实最适合发展滑雪运动,当然,这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最近两个雪季,如果你去新疆丝绸之路滑雪场,那你有很大的机会可以遇见王磊。同时,单板滑雪的推广离不开教学,为此王磊在新疆开设了王磊单板学院,甚至把家也搬到了新疆。 在他看来,新疆是未来的滑雪天堂。
 
 
 
作为单板人,单板公园是很多雪友必去的场地之一。 “单板公园(SnowboardPark)”指的是滑雪场内一个相对集中的、便于单板滑雪者练习和展示各种滑雪技巧的区域。公园内会专门设计多种不同高度、不同难度的设施,包括各种不同的地形,以及铁杆、钢管、箱子、跳台、单板墙、U型槽等各种挑战性道具,以便于滑雪者发挥自己的潜质。
 
 
 
北京密云南山滑雪场的麦罗公园,是中国的第一个单板公园,随着时间的发展,单板公园也日益成了一个有实力的滑雪场的“标配”。 
 
 
 
在王磊看来,虽然单板公园已经发展了十多年,但单板公园应该怎么设计、搭建、维护,大部分雪友甚至修建者也不了解,也没有相应的规则和标准来衡量。“做公园的人要有一定能力,玩公园的人才能得到好的指引,这是需要时间的。” 
 
 
 
而单板公园的发展和不足,似乎也是中国冰雪发展的一个缩影。在王磊看来,滑雪运动不应该只是一个商业化的东西,而是需要长时间的积淀才能完成的,现在大家对于这项运动了解得不够深,理解得也不到位。 
 
 
 
“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赚钱的事儿,于是就参与进来了,没有真正考虑这项运动的发展。反观欧洲一些国家,对于这方面做得就很好。” 而滑雪之所以越来越“商业”,变成了人人都想分一块的蛋糕,离不开北京冬奥会的申办成功。 
 
 
 
“冬奥会对于中国冰雪发展来说无疑是一个利好,但是我们做得还不够。”首先,是滑雪文化。虽然滑雪场地我们可以重金国外造雪,运动员可以进行“填鸭式”培训,大众对于冰雪文化的了解,也可以通过各种宣传来普及,但这些都不足以弥补我们在滑雪文化方面的不足,比起一些“教科书”式的教育,王磊更希望大众可以真正的去了解,并且发自心底的热爱这项运动,以一个好的、健康的心态去面对这项运动。 
 
 
 
包括国家队在内,短期内,我们虽然可以通过高价聘请国外教练来到国内做培训,但是外国教练并不一定完全了解中国的情况,沟通方面也会存在许多问题,运动员的“滑雪文化”更是教不出来的。
 
 
 
其次是滑雪场的发展。对于近两年火热起来的南方滑雪市场,王磊告诉我们,南方市场的潜力还是蛮大的,但同样,希望是长远的发展,而不仅仅是因为眼前冬奥会的“春风”。
 
 
 
“不要总是去copy别人的东西,我们说现在有六百多家滑雪场,但是其实大部分雪场,和欧洲没有可比性,只能是一个‘娱乐场所’。少一些‘吹嘘’,多一些实事,比起copy,我们更需要去做一些属于我们自己的,新颖的东西。”
 
 
 
“我希望通过我去影响到别人,不仅仅是因为冬奥会的出现,而是长远的,去影响大家对这项运动的看法,甚至包括生活态度的转变。“王磊说。
 
 
 
喜欢,去滑就可以了!
 
 
 
王磊笑称自己是大家“踩”在脚下的“垫脚石”,但我们知道,在许多雪友心中,他早已是中国单板滑雪的标杆人物。 对于大部分刚刚接触单板滑雪的小白,听到和熟悉的第一位大“Pro”就是王磊,那么对于把自己树立为心中偶像的年轻雪友,王磊对他们,又有什么想说的呢? 
 
 
 
“喜欢,去滑就可以了!”他告诉极限时间:“滑雪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运动项目,可以和大自然亲密接触。于我个人来讲,滑雪让我变得更加自信,并且改变了我的生活。滑雪也不是滑给别人看的,你喜欢的东西,去做就可以了。”
 
 
 
而对于极限精神,王磊告诉我们,在他看来,这就是不断提升自己的一个过程,让自己去了解更广阔的世界,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并且去达到自己的目标。不要小瞧任何一项运动,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思维。
 
 
 
滑雪让王磊走上顶峰,也曾把他拉入低谷。受伤、幸运的保住手臂、康复、遭受不公、与单板结缘并因此改变生活,还组建了一个美好的家庭……这是王磊这三十年与滑雪的“恩怨情仇”;这也是王磊关于滑雪的一种热爱,那不像是一个简单的单板发烧友在说教,告诉你如何学习单板,告诉你单板多么有趣,你会感觉他讲的这件事,和他的性命攸关。 
 
 
 
“我觉得在滑雪面前没有什么困境,我就是因为滑雪,把在生活中的一些困境、挫折、受伤都慢慢通过滑雪抹去了,滑雪让我成长。通过滑雪,能够让我结识更多的人,看到更多不一样的世界。”
 
 
 
热爱是一种永恒的可能。
 
 
 
(文/图:极限时间提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