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期

冰雪产业开拓者—潘德君--潘德君

访谈导读:

《对话滑雪人》一书定位是一本文化性书籍。意在加速形成和传播滑雪文化,引发社会大众对滑雪运动的关注度,让人们了解滑雪,进而接触滑雪爱 [详细]

精彩观点

专家简介
雪上传奇人物—武彦龙--武彦龙
《对话滑雪人》一书定位是一本文化性书籍。意在加速形成和传播滑雪文化,引发社会大众对滑雪运动的关注度,让人们了解滑雪,进而接触滑雪爱
访谈内容

《对话滑雪人》一书定位是一本文化性书籍。意在加速形成和传播滑雪文化,引发社会大众对滑雪运动的关注度,让人们了解滑雪,进而接触滑雪爱上滑雪。同时也为广大读者奉上另一种有价值的滑雪文化。

《对话滑雪人》一书计划采访现在中国滑雪圈内人士和滑雪行业的资深人士,收录整理成文章锦集成书,让读者通过该书,了解滑雪,了解滑雪现状,了解滑雪人。该书以人物访谈的方式,营造一种轻松,诙谐,亲民的阅读氛围,让滑雪变简单,让滑雪走入民间。

   《对话滑雪人》前期将会以微信公众号订阅的方式向大家推送我们的访谈内容,欢迎大家关注,也希望能通过我们的访谈推送,让社会各界更加了解滑雪运动,滑雪设备,滑雪场等综合信息,加速中国滑雪文化的形成与传播。

 

《对话滑雪人》本期为看官们呈现

当代雪上传奇人物——武彦龙

的采访,希望看官们能从中吸取到很多的人生哲学。

 

武彦龙传奇人生

武彦龙  

   1976年开始学习滑雪,1978年进入滑雪体校正式从事滑雪专业训练。一位在众多教练眼里不被看好的运动员,几经周折入选黑龙江省滑雪队和八一滑雪队。凭借对滑雪运动的酷爱,执着追求,百折不挠,刻苦训练,战绩辉煌。从1980---1987年间连续获得少年组,青年组,成年组17项全国冠军,并在1984年代表国家队赴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参加阿尔卑斯杯国际滑雪比赛,获得50公里第三名,这是我国当年来男子参加国际越野滑雪比赛取得的最好名次,为我国雪上事业的发展写下光辉的一页,在国内雪坛享有“雪上机器人”的美称。如今的他已发展成为一名引领大众滑雪的专业人士。现任职于哈尔滨市冬季运动项目训练中心滑雪产业办主任。2004年以来创办哈尔滨市牧野滑雪学校、哈尔滨市牧野滑雪俱乐部,哈尔滨市雪精灵滑雪教练培训中心,哈尔滨市雪精灵户外滑雪俱乐部,哈尔滨市雪精灵滑雪经营管理人才输送基地,黑龙江瑞隆经贸有限公司担任后台顾问和雪场总设计师。

 

   追溯曾经的光辉历史,满载荣誉的他依然保持着那一份亲切自然,淡定的笑容,沉稳的谈吐,在他的身上你丝毫找不到在雪地上奔跑的身影。

 

   年过五十的他,又将为我国的大众滑雪事业开拓一片新的天地,经过几年的拼搏,雪精灵滑雪教练培训中心和雪精灵滑雪俱乐部已创下新的业绩,从滑雪场的设计到策划大型滑雪节和滑雪场的开幕式。先后为黑龙江国际滑雪节,新疆阿勒泰阿勒泰冰雪旅游节,新疆天山国际滑雪场、新疆丝绸之路国际滑雪场;湖北神农架滑雪场,首届吉林省长白山夏季瓦腾国际滑雪节,吉林延边海兰江滑雪场,山西太原九龙国际滑雪场,重庆武隆仙女山滑雪场;济南金象山滑雪场等多家国内知名滑雪场的开业表演与开发设计,得到当地领导的认可和赞扬,并在山东省,浙江,山西太原市等多家政府做关于滑雪产业的经验报告。几年间,雪精灵滑雪教练培训中心培养了一大批的滑雪人才,在全国的各大滑雪场任职总经理,滑雪教练员。雪精灵俱乐部还有一支专业的表演队伍,他们曾在重庆武隆仙女山滑雪场、新疆丝绸之路国际滑雪场、新疆天山国际,新疆阿勒泰两届冰雪旅游节-古老滑雪比赛,吉林延边海兰江滑雪场,湖北神农架滑雪场,济南金象山滑雪场、长白山和平滑雪场、太原九龙滑雪场、呼和浩特大青山太伟滑雪场、山西右玉首届冰雪节南山滑雪场、牙克石凤凰山冰雪节、山西大同卧龙山滑雪场、中国·黑龙江历届国际滑雪节及长白山国际滑雪节等一系列大型滑雪场的开幕式策划表演。每一个成功的设计、策划和表演都凝聚着武总超人的智慧和大胆的创意。奉献敬业、勇于创新,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综合型人才。新的领域给了我新的挑战,离开了竞技赛场,却并没有离开我最酷爱的滑雪事业。

 

   说到传奇,他突破了不是滑雪运动员苗子的定论;他创造了中国滑雪事业的光辉一页;他是中国大众滑雪产业的领军人物;他的“雪精灵”表演队开创了中国旅游滑雪在冬季-28℃比基尼滑雪表演的先例。他由一名滑雪运动员到滑雪教练员到领队,如今又是总顾问,身兼数职,长年的奔波,在他的脸上你看不到倦意,有的只是积极向上的热情,眼神中透出坚定,认真地生活,积极的创造,三千功名于一身,却没有停止拼博的信念。

 

  一看到雪、一提起雪,一踏上雪,激情在瞬间迸发,滑雪运动给了他如火的热情,我愿携手每一位滑雪人士共同推进中国滑雪产业的快速发展。我们也相信中国的滑雪产业在这样一位先行者的带领下,在2012的一年里,一定会续写一个又一个辉煌!我们为此期待!滑雪界的又一个传奇!     

 

武彦龙的采访内容

以下是本次采访的具体内容,问题是由《对话滑雪人》提出,回答为武彦龙本人。

Q:刚接触滑雪训练时遇到什么困难?

 

A:作为东北的孩子,对于雪并不陌生,每到冬季就会和雪打交道,各种自制的自编的游戏层出不穷。但是,真正知道滑雪项目还是在我12岁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和同学去玉泉的北山玩,看到好多人脚下穿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在雪地里、森林里滑来滑去,当时我就被深深的吸引了,后来,他们告诉我这是越野滑雪。

    回家后,我翻来翻去一宿没有睡觉,滑雪的画面总是出现在我的脑海里。1976年的一次县春季运动会,当时我参加了少年组1500米的比赛中获得了第一名,被阿城业余体校的教练相中,问我愿意参加滑雪训练吗?我听了后,蒙了,啊!这不是我一直梦里出现的吗?就这样我进入了阿城业余体校滑雪队。每天跟着大哥哥,大姐姐练习身体素质。进入冬季,开始要滑雪了,我特别的高兴,终于可以穿上滑雪板在雪山上滑行了,像电影林海雪原多威风啊。可是还没等我做完梦,我们新进队的小队员没有滑雪板,只能等大的队员训练完我们才能穿上他们的雪板去练习,初次穿上雪鞋,雪板我就像脱缰的野马在雪上飞奔起来,教练看了也都很吃惊,我竟然没有摔跤,太神奇了。

    那时候的训练条件太艰苦了,器材的缺失,场地需要每次下完雪后用雪板去踩出一条滑雪道。冬季训练手脚冻伤是常有的事情。可能这就是在我接触滑雪时遇到的最大的困难了。

 

Q: 很多人都不看好你,当时背后的这种议论对你有过什么影响,有没有想过放弃?

 

A:由于我的训练成绩很突出,当年就代表阿城体校参加了全省滑雪比赛,在一次黑龙江省的比赛中我取得了少年组3个项目的3公里、5公里!8公里冠军,当时,省队、八一队都想要招我进入他们那里训练。但是最后,八一队、省队的结论是队里研究由于我个子太矮,怕没有发展前途,就这样我还是回到了业余体校训练。在80-81年共取得全国少年组5公里、10公里连续4次冠军,比赛成绩突出,三次入选省队,都是以同样的理由被拒之门外,我并没有气馁,而是把失败转化为动力,苦练技术,持之以恒的努力终于催开了梦想的花蕾——如愿以偿站上了冠军的领奖台。

 

Q:是什么让您继续坚持的?

 

A:我喜欢冬天,我喜欢雪,我心中有我的滑雪梦,我一定会创造奇迹的。我一定可以的,在我的运动生涯中,一共夺得了17枚全国冠军奖牌。1984年入选国家集训队、并在1985年1月代表国家赴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参加阿尔卑斯杯国际越野滑雪比赛,获得50公里第三名,这是我国近年来男子参加国际越野滑雪比赛取得的最好名次,为我国雪上事业的发展写下光辉的一页,在国内雪坛享有“雪上机器人”的美称。我的这一份坚持不仅为自己带来了巨大的荣耀,也改变了滑雪界只在高个子中选拔运动员的传统观念。

 

Q:获得了这么多的冠军有什么感想?

 

A:金牌是重要的,比金牌更重要的是精神。体育场上最感动人们的,就是这种拼搏精神。 后来的比赛,对于能不能拿冠军已经不重要了,是因为我热爱滑雪我才会一直滑下去的。

 

Q: 后来算是退役吧,退役后,为什么选择继续从事和滑雪相关的事业?

 

A:退役后,从事滑雪相关的事业,之前我一直说我喜欢雪,热爱滑雪,我想要把我先进的技术和对滑雪事业的这份执着去带领更多的年轻人去从事这个项目,为中国的滑雪能够走向世界作出我的贡献。

 

Q: 退役后首先做什么了?

 

A:退役后我首先选择了学习,进入哈尔滨体育学院,主修体育管理学,把自己的实践和理论结合,更好的提高滑雪运动的快速发展。

 

Q:当初创建滑雪俱乐部、滑雪学校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去做的?

 

A:创建滑雪俱乐部是想带动身边的人一份健康,走出喧闹的城市去真正的拥抱大自然,体会滑雪带给我们的乐趣。滑雪学校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滑雪,但是相关的专业人士又很少,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这个念头就在心里一点点的滋生了,2004年,创办了哈尔滨市牧野滑雪学校。

 

Q:简单说一下创建俱乐部的过程?有哪些有趣的事情发生,或者遇到过什么样的困难?怎么想的?怎么解决的?

 

A:滑雪学校经过4年的摸爬滚打,2008年正式更名为哈尔滨市雪精灵户外滑雪俱乐部。在创建的初期学员的年龄偏大,队伍整体素质较低,培训中遇到很大的难度,技术水平提高较慢,语言传授不到位,游客投诉等很多问题。经过多次的上岗培训,学员交流经验,导滑员滑雪比赛等一系列的活动来提高教练员的整体素质。

 

Q: 现在滑雪俱乐部也越来越多,您是怎么评价他们的?

 

A: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滑雪俱乐部涌现出来,有的是热爱滑雪的发烧友,有的是市场经济带动下的一些产业,我都希望大家要以一颗平常心去对待,真正的为中国的滑雪事业作出最大的努力,让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滑雪。

 

Q: 俱乐部在滑雪行业的发展过程中启动一个什么样的作用,或者他能带动什么?

 

A:滑雪俱乐部在中国是一个介于专业的的组织,他能起到一个引领和发展的作用,能带动更多的人参与到滑雪运动中来。

 

Q:还有一个哈尔滨市雪精灵滑雪经营管理人才输送基地,现在培养了大概多什么人才,主要都输出去了哪里?

 

A:创办十年来输送培养了近4000人次,人才的遍布全国各地,东北地区,华东地区、西北地区、华中地区、华北地区、等多省市。

 

Q: 这个滑雪经营管理人才输送基地是通过什么方式来进行培训的?身上具有哪些能力?

 

A:管理人才培训基地是我们自己摸索总结的一套具有针对性的滑雪场管理特点的培训方案。热爱滑雪事业,喜欢滑雪,在经营,管理上有自己独到的洞察能力,要有全面的素质,更好的为滑雪事业服务。

 

Q: 觉得和国外相比,我们达到了什么样的水平了?走向国际的话您觉得还欠缺什么?

 

A:中国的滑雪产业刚刚起步,我们的水平属于初级阶段。要想与国际世界接轨需要整体人员素质的提高,不能为了经济效益忽视滑雪市场的发展。

 

Q: 现在又开始拓展业务市场,从事了滑雪场的设计、策划和开幕式,这和您之前所做的好像不太一样,怎么会想到拓展到这里呢?

 

A:目前从事专业的滑雪场设计、策划等人员很少,从事滑雪产业这么多年的经验我想要更大化的发挥出我的能力,为有条件的地方多开发,建设处更符合中国国情的滑雪场,让更多的国人接触滑雪,热爱滑雪。开幕式是我一直从事的,现在的规模也是越来越大,越来越专业,通过开幕式更好的宣传滑雪产业。新的领域给了我新的挑战,离开了竞技赛场,却并没有离开我最酷爱的滑雪事业。

 

Q: 看您一直活跃在大众滑雪事业之中,感觉累吗?有没有想过要休息?

 

A:从最初的滑雪梦,到现在的大众滑雪的推广,已经走过了40个年头。其中有艰辛,有收获,有付出,有成功,有过累,有过痛,心中有也过动摇,一觉醒来,忘记了昨天的伤,又是新的一天,阳光产业,一条条滑雪道在我的脚下,只有踏上雪我的心才是最踏实的,最安静的。

 

Q:怎么平衡家人和事业?

 

A:事业、家庭不可能两者兼顾。有时为了雪场的开发建设、施工常常是一出门就是半个月,回到家中经常是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看着我疲惫的身体,家人也常对我说,可以了,你已经尽力了。多年的奔波在外,父母亲生病时都没有好好的在床前照顾,在临终前也没有尽到儿子的孝心。

家人的理解和关心给了我前进的动力,为了这个梦我一干就是40年,如今我以年过半百,为2022年的北京冬季奥运会,我说在继续拼搏10年,为续写我的下一个传奇而努力,为实现我的滑雪梦,我中国的朝阳产业加油!

 

 

以上就是本次武彦龙的采访,不知看官们是否从中学习和感悟到了什么没有?里面确实有很多发人深省的经历值得大家沉思,坚持自己的滑雪!中国滑雪是我们的滑雪!

(责任编辑:郑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