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期

冰雪产业开拓者—潘德君--潘德君

访谈导读:

《对话滑雪人》一书定位是一本文化性书籍。意在加速形成和传播滑雪文化,引发社会大众对滑雪运动的关注度,让人们了解滑雪,进而接触滑雪爱 [详细]

精彩观点

专家简介
冰到雪的转折田有年--
每个人人生轨迹与经历都是无法复制和重复的,在必然与偶然之间或许可以决定和改变一些历史的瞬间,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原滑雪部主
访谈内容

每个人人生轨迹与经历都是无法复制和重复的,在必然与偶然之间或许可以决定和改变一些历史的瞬间,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原滑雪部主任,中国滑雪学会秘书长田有年,有幸与中国的滑雪事业结下不解之缘,经历了44年工作中最精彩,参与并见证了中国滑雪最难忘的一段起步历程,同时从高层视角见证了中国滑雪事业初期发展。

        已经退休三年的田主任,并未完全在家闲赋,仍然满腔热忱地为滑雪界的各路朋友尽一份力量。

 



 
        我是北京人,1971年初中毕业后,正直文革时期,作为50后中的幸运儿,我被学校分配进入国家体委首都体馆工作。当时的首都体育馆(1968年底建成)名燥一时,当年是一个现代化的地标性体育建筑,18000人座位,除了篮球、排球、体操等,最出色的功能是中央场地是移动地板,移后是一座人工制冷冰场,可以承办冰球、花样滑冰比赛,这个优势在国内保持至今,当年在此工作的主力军是四,五十个16-20岁的年轻人,大部分初中生,还有部分毕业的东北滑冰运动员,工作之余除了篮球,乒乓球、羽毛球,我们还可以打冰球,练滑冰,这在当时国内也算是曲指可数福利了。因此,前20年,我对体育项目,尤其滑冰运动项目如数家珍。一大批滑样、冰球、速滑运动员共同成长,有一批著名的运动员,如今成了同事。
 
       

       1984年,我的工作生涯迎来第一个较大的转折,进入北京师范学院(首都师范大学)读书,就读管理、思想政治教育本科专业,毕业后仍回原单位工作。但转身为干部,履职中最重要的经历是经营管理处处长和办公室主作的岗位,前者是体育产业探索改革的前沿阵地。改革开放试点聚焦在首都体育馆的管理模式上。当年全国体育场馆姓“体”不姓“民”普通群众没有进入专业场馆的资格,1988年才提倡有偿对外开放,记得当年首体体育馆冰场周日一小时能500人在场内滑冰火爆得不得了。再一个就是体育竞赛冠名和场地广告,开始搞得如火如荼。再后来才有运动队赞助。运动员身上开始挂各色logo。经营处的经历,让人俱备了开放的眼界和新的角度审视体育运动的管理工作。相比之下,我在办公室的工作时间长一些,办公室工作主要是协助领导班子统筹工作,无论研究工作,布署工作,会议调研,锻炼个人对工作全局性的掌握。
 
 
       

      外界公开信息是1996年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挂牌成立。实际上1993年该中心由总局运动项目五司和首都体育馆人员就开始合并办公了。这以后我开始逐渐接触滑雪。第一次是1996年黑龙江亚布力举办第三届亚洲冬季运动会。有史以来的首次国际大型冬季项目赛事。做为体育部门官员,我受邀上到二锅盔国家队驻地,还被热情鼓动体验滑雪,没想到滑雪鞋很硬,雪板很沉。室外环境,大风刮的眼睛睁不开,当时穿的军大衣四处透风,御寒等于零。坚持不过十分钟狼狈地就逃进屋里。心想耳闻不如一见,滑雪项目比滑冰艰苦之极啊。第二次滑雪是到了1998年,我们中心滑雪处处长单兆鉴老师帮助郭敬(郭大侠)在崇礼喜鹊梁建了塞北滑雪场。受邀去私人体验,觉得没有东北气候恶劣,想认真学一学。当年的条件也是相当艰苦,滑雪道是在一条有坡度的山沟里,起先并没托牵更无缆车,靠几辆212吉普车沿有冰的乡路盘上山去,下车再滑雪回来。风是不大,雪也柔和,但是那当年那套器材不敢恭维,统统旧鞋旧板,是日本淘汰过来的,鞋穿进去又湿又粘,板子又窄又长,后来才知道,雪板没有磨刃,所以滑起来除了受罪没有一点乐趣。因此当初我对滑雪没有什么好印象,只剩下对从事滑雪项目单老师一行人的敬佩。令人意想不到的是,4年以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要住持滑雪项目的工作,要我到冰天雪地里一线实地工作,也未曾料到让我重新认识滑雪、喜欢滑雪、并热爱滑雪,开辟了人生中的又一次转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