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期

冰雪产业开拓者—潘德君--潘德君

访谈导读:

《对话滑雪人》一书定位是一本文化性书籍。意在加速形成和传播滑雪文化,引发社会大众对滑雪运动的关注度,让人们了解滑雪,进而接触滑雪爱 [详细]

精彩观点

专家简介
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叶尔森:从那拉提跑向冬奥会--
我叫叶尔森·什沃很,28岁,是从新疆那拉提草原跑出来的牧民孩子。蓝天白云大草原,牛羊成群看星星。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满山遍野地放牧
访谈内容

我叫叶尔森·什沃很,28岁,是从新疆那拉提草原跑出来的牧民孩子。

 
 
 
 
 
 
蓝天白云大草原,牛羊成群看星星。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满山遍野地放牧。骑着马,追逐着牛羊群。有时候羊丢了,要翻过一座山去找。
 
 
 
没人告诉我路该怎么走。我的父母是草原上最普通的牧民,努力劳作供4个孩子上学。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每天守着电视收看比赛,第一次感受到世界上有这么多国家。望着星星的时候,时常会漫无目的地想,世界很大,可是草原好像更大。
 
 
 
 
我们游牧民族,因为饮食习惯和语言沟通,很少走出新疆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匹马,一匹超耐力的马。记得高中一次比赛,鞋子跑坏了,我光着脚跑完最后两圈,获得了第三名。考上新疆师范大学,给了我第一次跑出草原的机会。从大一代表学校参加全国大学生比赛开始,我就一直参加各种户外极限挑战赛。
 
 
 
在10年前,从新疆到内地参加比赛,坐火车基本都需要三天以上。需要面对的困难很多,比如长时间坐火车导致的水肿,比如由于饮食习惯带来的限制,但我如痴如醉地将运动项目扩大到自行车、皮划艇、速降、铁人三项……我在比赛场认识的李宏建“李爸爸”,是一个世界级的运动探险家,打破了两项吉尼斯世界纪录,他告诉我:要用一生的时间,做两世的事,活出三辈子的精彩。
 
 
 
 
“李爸爸”是我的伯乐,他发掘了我的体育潜能,无数次给过我人生建议
 
 
 
正是因为“李爸爸”的鼓励,我参加了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的跨界跨项选拔。越野滑雪和极限运动有着前世今生般的渊源,越野滑雪是雪上的马拉松,以耐力见长,对意志力要求极高。每一次与雪仗同呼吸,我都燃到炸裂。
 
 
 
滑行雪上,我时常感觉在眼前穿梭而过的不是风景而是人生
 
 
 
去年在芬兰训练一年,对我影响很大。在训练外,我还参加了当地举办的越野跑和户外定向赛。记得一场芬兰越野赛,我跑在最前面,旁边的观众大声鼓励芬兰运动员,“中国人跑了第一!快追啊!”我听得起了劲儿,跑得更快了。后来看芬兰电视台新闻,说中国的叶尔森跑得最快,我激动得落泪。
 
 
 
没有人知道,能为祖国争光,是我心中最大的荣耀,这是在2008年就种下的种子。当年守在电视机旁,每一次中国国旗高高升起,我都会肃立,随着中国运动员高唱国歌。我一直都认为,只有成为国家的运动员,比赛服上才有国旗。我是多么想拥有这面国旗啊!从前参加极限挑战赛的时候,满眼都是外国人,我会自己买小国旗粘到衣服上,奋力奔跑为国旗添彩;而现在,我穿上了真正的国服,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在2022年让世界见证中国的荣光!
 
 


 
从买国旗粘到衣服上,到穿上带有国旗的比赛服,这条路我走了很久但倍感荣耀
 
 
 
有时候觉得人生很奇妙,谁又能想到,2008年的那场让无数运动员走向精彩人生的奥运会,会为一个籍籍无名的放羊娃打开世界的窗。在闭塞的草原上,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他的人生会与其他孩子有什么不同。靠着执着和那么一点点运气,他光着脚板跑啊跑,跑出了草原,跑向了另一场奥运会,倔强地扭转了自己的人生。
 
 
 
命运不是既定的,而是由一个个改变串联的;世界是公平的,下一个机遇就在明天。对于贫苦牧区的孩子,体育是改变人生轨迹最直接的方式之一。坐在篝火旁,草原上的弟弟妹妹们听我讲述跑出来的故事,眼睛里无不闪烁着渴望的光芒。我挑选了其中身体素质好的,带着他们训练、比赛,教他们看懂比赛内容和规则、预定火车票和酒店、研究路线……以后,我还将带着他们滑雪,滑向更广阔的人生。
 
 
 
在哈萨克语里,“哈萨克”意味“勇敢的自由人”。从那拉提跑向冬奥会,我勇敢地定义自己的人生。加油吧,叶尔森!未来的人生,任雄鹰翱翔!
                                                                                                                          本文来源于中冰雪网

分享到: